課程講座
災難心理重建系列課程

【幼兒園情緒領域教學輔導增能系列工作坊】第三場:幼兒生命教育工作坊*第一日課程小報導*

2017年過了一半,【災難心理重建:幼兒園輔導系統建構】也順利進行超過了一年多的日子,再次感謝臺南市政府衛生局、臺南市教育局學生輔導諮商中心、台南市幼稚教育學會、臺南市諮商心理師公會、安南幼兒園、臺灣心理治療學會、國際獅子會300-D1區分會等單位的幫助。繼3月心理師場次邀請到日本教師森田喜治教授後,幼教師場次在9月23~24日也邀請到了日本教師鈴木康明教授講授《幼兒生命教育工作坊》,帶領大家一同了解孩子在經歷死別後的悲傷情況、及身為助人工作者的我們可以如何地陪伴這樣的孩子。

▲感謝文元國小提供地通風明亮舒適的會議室場地
 

▲本次講師鈴木康明教授、翻譯講師邱敏麗老師


 

▲禾心諮商所所長曾仁美所長、臺南市教育局學生輔導諮商中心沈惠娟主任、

台南市幼稚教育學會理事劉智燕園長,接續為此堂課程開場 (由左至右)

 

鈴木康明教授專長為生死學與生命教育,特別是針對災難幸存者、或是自殺遺族的心理援助,從 1997 年開始,至今已服務超過 20 年,援助支援過幾場災難後的心理援助,包括 1995 日本阪神大地震、2008 四川大地震、311 日本大地震等,擁有相當豐富的實務與臨床經驗。

 

【覺察】

身為助人工作者的我們,「覺察」他人的困擾與苦痛是基本之事,但在覺察他人之前,必須先做到覺察自己,在課程一開始,鈴木師請大家在「我的一覽表」中寫下 30 樣自己討厭的人事物,並寫下從這樣思考的過程中,自己感受到了什麼,自己是否可以覺察到自己的問題?在這挖掘自我的過程中,可能會感到辛苦或是難受,但是既然「覺察」是基本,如果自己無法覺察自己、或是不願面對自己,我們又能如何「覺察」他人、進而輔導他人呢?
 

▲寫下30樣討厭的事感覺很簡單,但實際上可不是那麼容易
 

▲在這自我覺察過程中,你發現了什麼呢?
 

【感受】 

死亡令人悲傷,成人會將這樣的情緒用容易理解的方式表達出來,像是嘆氣、流淚、口語訴說等等,但孩子表達的方式並非如此顯而易見,因此從「覺察」進而「感受」,對面對孩子工作的助人者們就十分重要。孩子悲傷反應與成人不同,難以完整表達,因此孩子會用自己的反應來表達哀傷,故主動發現孩子的表達方式很重要,不管是幼稚園老師、學校老師、諮商師、家長,若我們對孩子的哀傷感覺遲鈍,對孩子是種傷。
 

▲逐漸被重視的生死課題,你認為名稱是「生死學」好、還是「死生學」好呢?

 

另一方面,若自己想法很僵化,像是用「老師以前也這樣但現在很好,相信你也可以很好」等大人「一廂情願」的想法來對孩子訴說,其實是最可怕的,對孩子傷害更大,不管是成人還是孩子都是單獨的個體,因此若這樣對孩子,孩子會認為這個大人不理解我,便關閉心理,躲在黑暗中不出來。
 

▲透過敏麗老師的專業翻譯,消弭了中日文在闡述上的差異


【悲傷】 

如前所述,孩子的悲傷反應與成人不同,孩子會用像是「媽媽我這裡痛我那裡痛」並加上動作來表達,但這動作的表達方法可能和大人所習慣的表現不同,故,我們要怎麼理解孩子從身體動作表現出來的悲傷?
 

 

▲真誠的關心,孩子一定感受得出
 

方法即是「觀察」,要讓自己看得見、也看得懂,這是需要多花時間和孩子相處的,即便孩子提出的問題我們無法回答,或是無法全然了解到底孩子怎麼了,身為助人工作者的我們也要有著「我真的很想幫你解決」的真誠態度,讓孩子了解我們是真心想了解他,當我們的身體因為想關心他而靠近他時,我們的也靠近他了
 

▲和孩子一起玩時,就認真的一起玩像是戴上貓咪耳朵的鈴木師和敏麗師一般,用心陪伴、真誠玩耍
 

課程中,鈴木老師為了讓大家了解「悲傷」的感受,特別設計了體驗活動,此活動為「閉眼走路」,大家各自把眼睛閉上隨意亂走,短短90秒的時間,夥伴們都覺得好像過了好幾分鐘,因為害怕、因為無助,視覺以外的感官與時間都被放大了,這種感覺讓人恐慌,死亡帶來的極度悲傷感就像這樣,更嚴重地當絕望感出現時,「不如一起死吧」的想法也可能出現,死亡帶來的悲傷是「沒有終點」的、極致的悲傷。
 

▲閉上眼睛後世界彷彿只剩下自己,無法掌握的一切讓人無助
 

【自尊】

在課堂中,鈴木老師特別談到了孩子的自尊心問題,碰到親人死亡的孩子,可能會在他人的指點或是耳語中感受自己是孤獨的,便會使孩子的自尊心低落,鈴木老師用了個小活動讓大家理解:請大家在不用言語的方式下自動分組,會騎腳踏車的一組、不會騎的一組,結果只有一位夥伴不會騎,此結果讓這位夥伴感到孤獨,但這是她的錯嗎?不是的,同理,親人死亡的孩子有錯嗎?並沒有,但為什麼他會覺得孤獨、且自尊心受挫呢?

▲多數派與少數派,少數派往往被無法理解,造成自尊心低落
 

因此身為助人工作者的我們,要思考我們要保障我們個案的什麼,進而讓他感到安全感,遺族孩子的自尊心通常是很受創的,這個孩子沒有錯,但卻因為這樣的現象讓他感到自尊心受挫,故,我們需要協助對方恢復他的自尊心,在這「多數派與少數派」的情況下,維護少數派的自尊,陪伴他、保護他。

 

【陪伴】​        

死別具有破壞力,造成的傷痛可能會是一輩子,我們如何去思考死亡與生命,我們要怎麼樣活化當事人的內在力量?我們該如何溫暖的守護他?在我們常說的Cure (治療) & Care (關心)中,如果我們沒辦法治療孩子,我們就給予關心他、改變對待他的方式,最重要的是:與他同在
 

▲Be there & care,關心他,與他同在
 

延續上一個閉眼走路遊戲,自己一個人總是害怕,此時若旁邊多了一個人為你指引路線,用語言與肢體來幫助你帶領你,心裡是不是感覺多了幾分安全感呢?這就是陪伴的力量。
 

緊握的雙手,與他同在


「搭著我的肩膀吧」,與他同在


此時活動方式改變,大家不可以說話僅由肢體帶領,進行一段時間後停止大家便開始不約而同地說話,為什麼會有這現象這就是「同在」,因為共有了時間空間和目的,互相支持,一個人時焦慮不安,但有了人陪,縱使沒有言語,還是讓人有安全感,在工作場域中當我們面對這樣的人(例如地震遺族),就知道陪伴的力量有多大。
 

陪伴的力量遠超過我們所預期
 
教育局林東征專委與衛生局夥伴侑霖也一同參與體驗
 

接著,鈴木老師帶領大家進行各種不同的活動,像是兩人三腳、四人五腳、甚至到十人十一腳,過成夥伴們都玩得很開心,但唯一宗旨就是要大家感受到,綁住腳的我們為了要讓我們彼此可以順暢地走路,我們必須互相配合,延伸至陪伴的意義,也就是說當我們與對方同在,沒有努力,絕對做不到「完善且貼近人心的陪伴」,當我們和對方在一起,只有互相配合、妥協,才會搭配順暢,也才能達到陪伴的目的。
 

要怎麼走才會順暢呢?

 

沒有妥協好,就被拉著走、失衡啦!

 

【陪伴你與你的痛】

 

「悲傷是沒有終點的。」鈴木師說道,很多失去孩子的家長會覺得自己「應該」一直悲傷,不可以笑、不可以遺忘過去,鈴木師曾經遇過的個案說:「老師,我覺得我不該笑,笑會使我忘記悲傷,但若是我忘記了悲傷,我可能就會忘記這個孩子,那麼,就沒有人會記得這個孩子了。」

 

故,哀傷輔導不是消滅或消除哀傷、也不是「治療」哀傷,而是學習如何幫助他與哀傷相處、面對哀傷,面對經歷生死離別的孩子,理解他、關心他、陪伴他,這是身為與孩子一同工作的我們,必了解不可的法則。

 
禾心心理諮商所
地址 : 台南市北區中華北路二段80巷65號
電話 : 06-3587725│傳真 : 06-3587704
│手機:0970361391
E-MAIL :
holdingself@gmail.com │ Facebook : www.facebook.com/holdingself
網址:http://
www.holdingself.com.tw